咫尺天涯 Bon Voyage!

關於部落格
Be a traveler, not a tourist.
  • 65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威尼斯早晨─里奧多市場

迷途,問起水道畔的工人我倆在何方,原來方向錯得離譜。又回到廣場,晏起的旅客尚未佔據廣場,但朝陽持續發揮晨鐘的威力,擴大分貝與波長,繾綣夢境的每一隅,饒是睡眼惺忪,都伸伸懶腰,悠悠甦醒。我們快步鑽進另一條小巷,肚子已在咕咚咕咚鳴鼓抗議。決定放棄手邊所有指示方向的工具,順從直覺、依循牆上指往里奧多橋的箭頭,繞了點路,謝天謝地終究是平安出了迷宮且未失足跌入運河內。
清晨的里奧多市場比想像中冷清。除了三三兩兩的當地人,我們是唯二的異鄉人。蔬果攤上整齊林列著各式新奇的蔬菜水果,色彩鮮豔得像打翻了廣告顏料瓶,清透明亮得幾欲滴出水來。尤其是紅通通的蕃茄,奇形怪狀,橢圓的長得像隔壁青椒和茄子的親戚,扁圓的看起來像漆紅的可愛小南瓜,正圓的就跟粒雞蛋一般大。我眼睛漾起興奮的光,強忍住快淌下的饞涎,緊盯蔬果前方的標價,一攤逛過一攤,直至尋獲最價廉物美的貨色。開口向老闆詢問購買,怎知這菜販昨夜沒睡飽似的,狂打哈欠,目光矇矓,一副生意做不做得成也無所謂的樣子。放眼望去,整座市場的小販俱呈現恍惚呆滯狀,一點也沒有市場該有的熱鬧氣氛。星期一的憂鬱吧!?
腦海浮現一部法國電影《威尼斯早晨》(Lundi Matin)(註一),正確譯法應是星期一早晨,訴說的正是週而復始的星期一憂鬱。一個工人受不了千篇一律的工廠工作與家庭生活,被無窮盡的惡性循環束縛得喘不過氣來。所以他逃到威尼斯,希冀得到夢寐以求的自由與解放,盡情揮灑他的藝術夢想。但同樣的星期一早晨,威尼斯友人前往Mestre的工廠工作,重複他亟欲逃脫的單調與規律。威尼斯的Mestre與他所工作的工廠同樣冒著黑煙,同樣泯著人性。即便換了個地方,即便是威尼斯,也無法從現代文明的無奈與污染中解脫,大機器的小齒輪依舊是小齒輪,依舊不停運轉,脫軌後依舊要回來。僅能稍稍轉換一下心境,令自己成為萍水相逢的過客,假裝看不見與不在乎。而旅途終點是不是威尼斯又有何干?
Mestre車站疲憊的背影、船上冰冷的倦容、廣場旁遊魂般的攝影師與模特兒、里巷中吆喝的工人、市場裡淡漠的商販……全面籠罩在星期一早晨,一股濃得化不開、密得理不清的憂鬱裡。一路下來,我彷彿受了感染,眉頭、心頭都晴朗不起來。在聖保羅區內迷路中驟然行至岸邊,一對同為過客的年邁夫婦堆滿笑容,叫住我們,請我們幫他們拍張合照,為了答謝,他們也幫我們拍了一張,喀嚓聲中,不自覺泛起的微笑亦凝結在相片中。
揮揮手,我們搭乘貢多拉擺渡(註二)打算到對岸,盪至大運河正中央時,天已大亮,和煦的暖陽溶化了人們臉上的寒霜,掃除天上、心上的幾抹陰霾。往廣場的途中,遊人漸增,奧塞羅內灣的貢多拉船夫撐起船蒿,準備迎接絡繹不絕的遊客。
聖馬可廣場,不出所料,人潮正源源湧入。不久即萬頭鑽動、寸步難行。艷陽已熾,天藍如洗,我們邊走邊吃著美味番茄,混入群眾,將星期一的憂鬱拋諸腦後。
註一:《威尼斯早晨》是Otar Iosseliani繼《我不想回家》的另一佳作。對人生如旅程,旅程如人生有獨到的見解。 註二:跟我們一樣搭不起貢多拉的貧窮旅客請善用貢多拉擺渡(Traghetto)來橫渡大運河,一模一樣的船只是少了華麗裝飾,價格卻僅需一歐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