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 Bon Voyage!

關於部落格
Be a traveler, not a tourist.
  • 65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威尼斯早晨─廣場的日出

直到雙腳踏實地踩在廣場的堅石上,心中依舊是不敢置信的。空蕩蕩、濕漉漉的廣場,除了寥寥數盞欲眠的燈火,僅見幾縷幽魂,隱藏在華服面具下,徘徊在雕欄玉砌、亭台樓榭間為專業攝影師擺著姿態,唯有此刻,攝下的畫面沒有閒雜人等,風流人物從輝煌的歷史走了出來,各個角落正上演著一齣齣詭異的默劇: 總督府的迴廊下,情場浪子卡薩諾瓦手持玫瑰翩翩穿梭於花叢之間。渾像是浪漫才子杜牧詩中景象:落魄江湖戴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楊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
深閨怨婦在側淺吟清唱著歐陽修之《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聖馬可大教堂的一隅,羅馬帝國的四人執政團從赭紅斑岩雕像現形,華冠麗服盡是對比強烈刺眼的靛藍與銀白,權柄在手,傲氣凌雲,睥睨四方,只覺遼闊疆土上無遠弗屆,不可一世。
我湊上前去,佯裝專業,亦微蹲膝蓋,調好焦距與鏡頭,按下快門的剎那,發現自己褻瀆了眼前的畫面,干擾了週遭敬業工作的人,他們個個掛著記者證、緊靠在笨重的攝影器材上,眼神專注,而模特兒也在伸展台上專注敬業地扮演自己的角色。他們強忍清晨的刺骨寒風,就為了這片刻的寧靜與永恆。再一次,我們感受到與凌晨船上冰冷眼神一樣的零度低溫籠罩,一陣抖索,摸摸鼻子,訕訕踱開。
孤零零,站在寂寥蕭瑟的廣場中央,我們就像兩個穿越時空的未來人類,搭乘幽浮降臨的兩隻ET、兩隻異形,侵入這個凝結於夢幻中的世界。連鴿子都懶得搭理,當我們如晨霧般透明。我在這裡轉圈圈,跳起迴旋舞,也沒有人注意到我,三兩拉著行李的人匆匆離去,喀蹬、喀蹬……,又是靜得可怕,讓我忍不住想要大叫起來,確定自己不是在夢中。
「看!」身旁的人大叫起來。 驀然回首,蒼白得病懨懨的天空乍現一道金燦的曙光,將厚厚的雲層渲染成香檳玫瑰的顏色,一層紅、一層橘、一層黃,白茫茫的海上,一艘一艘藍月般的貢多拉,輕輕隨波搖著、盪著,好似哼著歌兒。瑰麗的佈景中心果真開了朵玫瑰花兒,從海與天接連的那一線綻放,雲霧繚繞下的旭日,巧妙掩飾了圓滾滾的身材,婀娜多姿,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輕移蓮步,紅澄澄的影子就映在濕淋淋的地上。晨曦如灑著金粉的精靈,對廣場施展魔法,光游移在廊柱、樓檐、尖塔間,慘白的病容露出溫暖紅潤的色澤。一張張嚴肅的黑白照片,被暈染成了懷舊的泛黃照片,又漸進地浮現鮮豔分明的色彩。 太陽,以最大分貝的音量震撼了整著廣場,此時無聲勝有聲。(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