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 Bon Voyage!

關於部落格
Be a traveler, not a tourist.
  • 65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威尼斯早晨─初抵麗都島

時間在擂鼓齊鳴中逝去。「叩、叩、叩……」拉開門後,是個夜裡小解跑錯房的女孩……又是「叩、叩、叩……」,門後出現車掌的撲克臉,我清醒如斯。上舖的禿頭男業已起身,整理行李,滿臉慍色陰沉如窗外大片的陰霾與濃霧,細細的雨絲黏上玻璃,苟延殘喘地不願被拋棄到地上。禿頭男不似至威尼斯的旅客,但聞各車廂門匡啷啷一拉,行李箱滾輪轂轆轆直響,我們遂尾隨禿頭男來到了車門前,等待下車。 「不,你們應該在下一站下車。」沉默的禿頭男驀地發聲,心頭一驚。「這站是Mestre,你們的終點站不在這。」忽覺男子剛毅的臉上刻畫著滄桑與無奈。星期一的憂鬱感染了每個在此下車的乘客。悄悄地,蹣跚疲憊的背影不斷地倒退、倒退,出了夜幕。悄悄地,火車駛在瀅瀅水面上,劃開了長波,射向煙水渺渺處。威尼斯,猶如黯夜魅影,孤獨佇立在鐵軌的盡頭。 清晨五點多,我們下了車,走入濛濛雨霧飄籠中。倒吸一口「涼氣」,肺脯腸肚都打起寒顫來。幽暗森森的威尼斯不似有人煙,說她睡著了,不如說她早已隨歷史塵封、湮沒。惶惶然,我踩著一灘灘的水漥,從左側的水上巴士站「噠噠噠」跑到右側,又「噠噠噠」跑到左側,不知所措。黑水的深處靜靜駛來一艘船,急忙詢問:「麗都島?」船夫點點頭。跳上船,滿船與週遭空氣一般冷的眼神注視著慌張的我們。我們似乎是唯一的遊客。星期一的早晨,巴士滿載睏倦的威尼斯人前往上班、上工。渡假的兩張新奇臉孔與他們格格不入。我頂著寒風,立在船頭,等著船夫售票給我們。 「兩張72小時券!」我高聲喊道。船夫點頭示意,不作可否,要我稍等。他將錨拋下後竟爾下了船消失無蹤。船駛走後,我焦急向另一船夫乞求買票,他接連賣給了一旁的義大利人,直到最末才輪到我。冷颼颼的風颳得鼻臉紅腫疼痛。 「兩張72小時券!」我顫聲呢喃。年輕船夫聳聳肩表示沒有。只能售給我單程票。一段五歐元。雖是滿腔疑惑,還是掏出了錢。此時雨已歇,天色逐漸由無盡的釉黑轉成深邃的藏青,水道四周碧波粼粼隱隱盪漾。兩岸的房子好似久無人居,緊閉的門戶、熄滅的燈火訴說著淒涼。我忍著凍僵的手指企圖捕捉下鬼影幢幢。
船駛過聖馬可廣場,陸續許多人下船。前行不遠,一巨大的銀色燈塔不協調地乍立眼前,流線現代的船型設計,發出冷冷的霓虹藍光,為船隻指引方向。
船抵麗都島,天已矇矇亮,微微的灰白底端懸著一彎模糊殘缺的月牙,宛若一綰青絲中的白玉耳環,若隱若現,節慶的燦黃燈泡閃爍夾道,卻是萬籟俱寂,冷冷清清,我征忡地瞧傻了,嘀咕著:「嘉年華莫非已經結束了嗎?」(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