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 Bon Voyage!

關於部落格
Be a traveler, not a tourist.
  • 65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Crazy?─《愛瘋狂》

十二月廿五日,主角查克(Zachary Beaulieu)就在自以為正常、熱衷打壓異常的世界呱呱落地了,與耶穌基督同一天出生,注定了他與眾不同的一生,注定要被困在鏡子裡。跟可魯一樣有著飛翔的印記,跟哈利波特一樣有著閃電的標誌,查克後腦勺長了一撮怪異的白毛,搓揉白毛動用念力,世界就會跟著小查克運轉:如老太婆裹腳布又臭又長的聖誕彌撒倏地結束,神父大赦孩童回家拆禮物;嬰兒沒完沒了地吵鬧啼哭,母親溫柔安撫效果全無,卻在他一念之間驟然停住。小查克的媽媽篤信自己的寶貝具有超能力,能夠為傷口止血,治癒百病。自從小查克從神婆那兒獲得超能力的印證後,查克家的電話鈴聲便不曾停過,「寶寶沒來由哭了」,「查克你想想他」,「寶寶不哭了」,「表哥表姊表弟表妹受傷了」,「查克你想想他們」,「血止住了」,「傷口不再化膿了」……。
但查克最大的問題與悲劇是,儘管他願意相信世界會跟隨他的意念運轉,他那固執的老爸卻不會;儘管他可以撫平世人的傷痕,卻無法抹去自己的。他的父親就像倔強的驢子,執拗到了極點,使盡吃奶力氣也不能使他移動半步,在政治的天平上,他義正辭嚴、寧死不屈地屹立在極右端。因此,他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不厭其煩唱著Charles Aznavour的Emmenez-moi au bout de la terre,嘴對嘴唱得絲毫不差;Patsy Cline的 “Crazy”原版唱片是他至為珍貴的收藏,堅信唯有此塊才擁有最純淨、最天然的音質,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在頑固老爹發現他親愛的小寶貝查克居然穿起媽媽的衣裳,扮演起初生小弟的母親,他心目中最完美的雕像有了裂痕,人間最完美的聲音有了雜質……。不,他不容許這樣,他的寶貝是個鐵錚錚、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這個世界非黑即白,非陰即陽,絕對沒有任何模糊的空間。他,要糾正「她」的「瘋狂」。查克與父親的長期抗戰便開打了。
  查克故意搗毀父親珍藏的Patsy Cline “Crazy” 唱片,當父親捧著碎片,厲聲質詢四個兒子時,查克內心的愧疚抑制不住上揚的快意。是的,父親,是我做的。我要踩碎你眼中的瘋狂、你對完美的偏執。但父親大人巨大的意志是不容挑戰的。查克每年生日禮物總收到所謂男孩子的玩意;每次有人提及娘娘腔、同性戀的字眼父親就大發雷霆;查克跟男伴在車內互相自慰便立即被送往心理醫生那邊治療。醫生說,他是為了反抗父親才刻意讓父親發現他正在幹這檔事。父親怒斥江湖術士誑語騙錢,查克暗暗竊笑。
在青少年情竇初開的時光,查克從表姊的男友口中吸食了迷幻藥,他的唇與之相觸,一時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這觸電滋味讓他念念不忘,久久無法自己。他害怕自己,迷失自我。祈求上帝能讓與祂兒子同日出生的男兒身,恢復「正常」,如果他可以安然通過這場暴風雪,他就會變成一般人愛上一個女人。暴風雪止歇後,他將自己流放在女人的懷抱中,冰凍自己內心真實的渴望。他,渴望那個男人的唇,但更渴望的是,父親的愛。
查克的二哥西蒙(Raymond)是個不折不扣的壞胚子、到處播種的公狗,女人如過江之鯽,一個換過一個,即使令父親傷透了腦筋,卻因為符合男子漢大丈夫的刻板印象,總能獲得父親的寬侑與喜愛。倘若西蒙這個角色是對雄性激素過剩男人表率的嘲諷,查克就是位處灰色地帶的反叛者,隨時有顛覆世界的危險。在大哥Christian的婚禮,查克與表姊的男友重逢了,此時查克也有了女友,四人在舞池交錯共舞著,魂牽夢縈的男人引誘著查克:「走,要不要去外頭哈一管?」車上,兩個男人雙唇相接瞬間,被婚禮賓客窺見了,三姑六婆的男人們,竊竊私語:「兩個大男人居然在車裡接吻。」「早就聽說最小的那個是玻璃。」父親一聽,晴空中打了個霹靂,便要發作,西蒙出於對父親與兄弟的愛,一拳揮出揍了多嘴的賓客。查克也因而被父親放逐了,開始了自我追尋之旅。
查克遠渡重洋,抵達聖城耶路撒冷,耶穌佈道殉難之地,他與祂同日出生,定有什麼道理。查克不覺進了同性戀酒吧,瞧見無數僅著內褲的男人們在舞池中央熱舞,他黯然消魂,霎時一股噁心湧上喉頭,直衝至廁所狂吐,某個陌生男子悄立身旁,柔聲撫慰著:「你還好吧?」是夜,查克失身了。無法原諒自己的查克,難過自己如此違背父親的期待,踽踽獨行沙漠之中,惡毒的太陽無情地灼炙地上渺小如蟻螻的蒼生,飢渴交攻,不支倒地。神蹟發生了,一貝都因老漢天使般從天而降,施以甘霖,將其拾回帳棚,拯救了一條掙扎痛苦的生命。獲救的查克,如同復活的基督,從自己的重生中看見了希望。一日,他在市集意外尋獲當初被他毀壞的 “Crazy” 原版唱片,遂立刻搭機返國,希冀與父親重修舊好,卻發現他那毒癮纏身的二哥正瀕臨死亡邊緣,父親傷心欲絕,血肉相連的骨肉竟要離己而去,兒子縱有萬般不是,依舊是心肝寶貝。他想念被他逐出家門的查克,親子相逢,要面臨的卻是另一段永恆的離別。西蒙終究蒙主寵召,結束了他放蕩形骸的一生。但他的死亡並非毫無意義,縫合了父親與查克的裂痕,促成他們關係的新生。父親在得知西蒙的死訊時,突然察見查克遺留桌上的唱片,悲喜交集,將唱片再度放上唱盤── Crazy, I'm crazy for feeling so lonely I'm crazy, crazy for feeling so blue I knew you'd love me as long as you wanted And then someday you'd leave me for somebody new Worry, why do I let myself worry? Wond'ring what in the world did I do? Crazy for thinking that my love could hold you I'm crazy for trying and crazy for crying And I'm crazy for loving you Crazy for thinking that my love could hold you I'm crazy for trying and crazy for crying And I'm crazy for loving you. 就在查克與父親相擁而泣之際,我的眼淚也悄悄爬上臉頰。荒謬的是,身邊卻笑聲不斷。Patsy Cline滄桑美聲嘎然而止,查克的小弟將珍貴無比的唱片撿起,失手落地,摔成碎片,父子倆卻相視而笑。畢竟,這已不再重要了。頑固老爹認知到人生的殘缺也可能是完美,世間的瘋狂或許是正常的。 查克接受了自己,也漸漸讓父親接受這樣的自己,開始攜帶男伴回家介紹給父母認識……。他終於可以打開窗戶,迎風飛翔。
走出戲院,地上濕答答的猶如我臉上未乾的淚。空氣經過洗滌,暑氣全消,心靈受到洗滌,塵埃盡掃。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 後記: 當天下午,我竟然對著一群小毛頭發了一頓脾氣,原因是他們排擠一個脾氣古怪、自閉異常的孩子,他總喜歡用奇怪舉動逗惹其他男孩子。他們嘴上無毛,卻振振有詞高喊:「少數服從多數。」「他是個瘋子,被排擠也不會檢討,仍舊笑嘻嘻。」我不禁數落他們:「當你們希望少數服從多數前,應該要先學會尊重少數。難道比較笨的同學是少數,就要取笑他?原住民是少數,就要趕走他們嗎?」其實,我心裡想說的是,難道同伴喜歡男生,就要嫌惡他,將他對外的窗關上嗎?這群總是喜歡用GAY來取笑他人的孩子是不會理解的。 下課後,我在雨霽的天空瞥見了一抹藍,默默禱祝這抹藍能夠慢慢擴散,驅逐滿天的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