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 Bon Voyage!

關於部落格
Be a traveler, not a tourist.
  • 65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難忘咖啡香─席恩納印象

啜飲一口卡布其諾,我始端詳著窗外的景緻。灰黑慘淡的牆,灰黑慘淡的窗、灰黑慘淡的路、灰黑慘淡的行人……眼中所及盡是斑駁慘淡的灰黑色。撲鼻而來的是席恩納陣陣的陳舊霉味。對於滿腔期待落空,我有些不耐。所幸還有咖啡的香氣。喝完咖啡,雨便停了。
我們在陰鬱的天空下,追尋著一絲席恩納應有的陽光,僅見到鷹架林立,聽到敲敲打打。「全歐洲最美的廣場」少了曬太陽的群眾,踩過濕漉漉的水漥,攀上蜿蜒曲折的巷道,忽上忽下,希冀發現意外的驚喜。意外就出現在主教座堂本當華美的門面,卻覆上鷹架與帆布,帆布裹得教堂密不透風恰似木乃伊的屍布。我的心也跟著入了棺材。
主教座堂的鐘樓
登上席恩那最高處,俯瞰城市全景,醜陋的起重機與鋼筋破壞了本當完美的金字塔天際線。灰濛濛的席恩納活像個中古鬼城,隨時會飛出烏鴉蝙蝠環繞著鐘塔。本以為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嚇倒我了,無意間闖進瞭望台左近的聖多明尼克教堂,始覺陰氣森森,牆上爬滿古怪的濕壁畫,畫裡陷入宗教狂熱的聖女露出讓人毛骨悚然的神情。突然,一股涼意直升上背脊,回首卻瞧見一顆連皮帶骨的頭顱,兩個窟窿透著詭異光亮正瞪著我。天啊!這是畫中聖女凱瑟琳被砍下的頭,竟然就供奉在這裡。我連退三步,接著便踉蹌逃出教堂。外頭閃電交加,雷聲霹靂,豆大的雨珠,淅哩嘩啦落將下來,迅速衝至對街的咖啡館。這時,我需要杯熱咖啡。
天際線
聖多明尼克教堂
為補償自己所受到的驚嚇,我除又喝了杯卡布其諾,還點了托斯卡尼特產的水果蛋糕。懷了孕的老闆娘似乎也挺惱這天氣,臉上亦烏雲密佈,腹中的小孩大概又多踢了她幾下。咖啡依然如此美味,這真是義大利給予疲倦旅人最大的恩惠,無論多麼沮喪落寞,總可來上一杯好咖啡。喫了一小塊蛋糕,眉頭立即皺了起來,這真是甜到不像話,即便肉桂與丁香香氣馥郁,仍瑜不掩瑕。就在我撇嘴皺眉正嘀咕著,對桌同是避雨的客人走了過來,身形高大,鬍鬚之下堆滿笑,問道:「你們是加拿大人嗎?」喔,總是被誤認為日本人,頭一次被人這麼問?難不成加拿大很多黃皮膚的同鄉? 「不是,我們來自台灣。」總是要費盡唇舌解釋台灣不是泰國,不是中國。不過這白人似乎認得地圖上這個小小島嶼。點了點頭。 「我從多倫多來的,已經在席恩納待了三天。這真是個美麗的城鎮啊!你們覺得呢?」這句話忽然在我心中開了一扇窗,無數的問號飛了進來,本已進了墳墓、如槁灰般的心又開始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席恩納是美麗的嗎?但他眼神誠摯不似撒謊。 「呃!是啊!」這句話回答得可心虛了。因為席恩納的美,沒透露給我們知曉。 「我現在要離開了。會先去路卡,再去比薩。」聽到比薩,我們黯淡的眼睛立刻射出光芒。 「喔,比薩,我們昨天剛去過。真是美麗的奇蹟之地!你一定要瞧瞧夕陽西下的斜塔,美得令人心醉啊!」此話全然出自內心,絕無半點虛假。 「我會去看看的。謝謝!希望你們也能在席恩納玩得愉快。真高興認識你們。」接著他就興高采烈地與我們握手告別。 受到異鄉旅人的鼓舞,不知為何也興致高昂了起來。不管了,總不能一直受困在此,冒著雨,我們也衝了出去。雨忽大忽小,忽停忽下,變化無端的天氣就跟惡作劇的小孩一樣,甩著水管尋路人窮開心,弄得大家一身狼狽,便拍手叫好。就在我們漫無目的地躲雨、被雨追著跑時,躲進了聖凱瑟琳之家。喔,不就是那個掉了頭顱、嚇得我面無血色的凱瑟琳嗎?但見這席恩納的守護聖徒高舉雙手,手持十字架,正對著上天祈求著什麼,抬頭凝望這尊白色雕像,凱瑟琳神色凜然神聖不可侵,心中的疑懼盡消,不禁也跟著她一起祈求著上天。上天或許聽見了我們的聲音,一陣強風吹過,烏雲散開,太陽露臉了!金色的網撒在花兒的露珠上,晶瑩剔透,端的嬌豔不可方物,見了心裡忍不住要歌唱。
聖凱瑟琳
重新尋回了托斯卡尼的艷陽,水洗過的藍天,格外蔚藍,水洗過的原野,格外青翠,水洗過的房舍,格外粉紅。我們重新認識了席恩納,似乎窺見鬍鬚先生眼中席恩納的一隅。儘管並不為席恩納傾心,但離開時了無遺憾,回憶起席恩納時總能浮現咖啡館裡那叢鬍鬚中的笑顏。
扇貝廣場
市政大廈
註:聖多明尼克教堂對面的咖啡館是間黑店,那一小塊甜膩得難以入喉的水果蛋糕要價六歐元。廁所陳年髒污久未清洗。請避免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