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 Bon Voyage!

關於部落格
Be a traveler, not a tourist.
  • 654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羅馬競技場

競技場是整個羅馬假期我最期待的重頭戲,我是個先吃掉蛋糕上的草莓的人,所以絕對不會把喜歡的東西留到最後。一下飛機第一站就是此地,千里迢迢就為了一見尊容。可以想見我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來到這裡,第一眼瞧見它,並沒有驚為天人、喜出望外的感覺,有著只是疑惑─「咦,怎麼沒想像的大?」─與感傷,歷史在它身上刻劃的痕跡比在相片影片中呈現的更不留情,它的滄桑與陰鬱的天空令初次見面的羅馬失去了顏色,令孤單的旅人倍覺寂寞。 位在城市的中心,讓它容易親近,卻少了神秘感,所以它無法如我初次見到泰姬碼哈和吳哥窟帶來同等的驚艷與悸動,沒有城牆與大門作為它的畫框,也沒有長長的朝聖之路讓你由遠而近感受它的雄偉,更沒有花園或叢林襯托它的獨特,一出地鐵,它就以最不協調的姿態佇立在車水馬龍中。 我們可沒那麼容易死心,即使門票昂貴,年年飆漲,還是排隊進去瞻仰、遙想它過去的風光。你必須擁有絕佳的感受力與想像力,才能在競技場的看台上重演那段不堪的歷史,或者你腦海浮現的是神鬼戰士,那你大可以將此想成好萊塢片場,而且場外有眾多滑稽的盔甲戰士正盯著你的荷包不放。在我的眼中,尼祿與枉死鬥士的陰魂似乎縈繞這鬥獸的場地不散,冷風颼颼,警告此地不宜久留。
就在我們悻悻然準備離開之際,在競技場的二樓走廊,發現了羅馬古物的特展,這對欠缺想像力的我來說實在比站在看台上吹風有趣得緊,即使後來我們看到的藝術品多到快把自己噎死,好一陣子都對博物館提不起勁,這裡展出的雕像仍在我的記憶中有著鮮明的輪廓,或許因為競技場的氣氛、時空對了而賦予它們生命,荷馬、維吉爾就像從大學修的西洋文學概論中走出,正在昏黃的長廊裡激辯著該如何撰寫史詩,神話中的女神圍繞在文學家旁舞出她們最綽約的姿態。羅馬的皇帝、將軍、貴族正前往競技場最尊貴的貴賓席,為下一場激烈的廝殺下注。
離開競技場時,我原本的失望稍稍獲得了彌補,我想這漲價的價格應是包含這個展覽。但不知為何會為它們駐足的旅人卻寥寥無幾。這些古雕像的魂魄或許並不希望受到驚擾,只盼靜靜在競技場的斷垣殘壁上撫摸他們記憶中的羅馬,嘆息。 後來競技場成了我們在義大利路過最多次的景點,畢竟它就位於城市川流不息的車潮中。晴雨晨昏與夜晚,它都呈現不同的面貌。它最美的時候應是在夜裡,歷盡滄桑的容顏有了燈光高明的化妝,散發淒美的風韻,馬路的車燈路燈不再是礙眼的存在,與其相映成輝,為之增添了一圈神秘光環。羅馬夜景的美麗在競技場下了完美的註腳。治安的疑慮不該讓你對夜晚的羅馬裹足不前。
儘管我無法說競技場是個美麗的地方,但它是個很有內涵的地方。就跟義大利很多景點一樣,你無法一見鍾情,而需要多花點時間發掘它的內在,與其培養感情。誠如余秋雨在《行者無疆》所述:「仰視的目光時時要避過那些破舊、潦倒的景象。家業太老,角落太多,管家們已經不怎麼上心了。」但是你所花的心思卻會獲得加倍的回報。 註:參觀競技場門票於2006年2月時為一人十歐元,這包括巴拉丁諾山丘,如有時間記得要上去走走,上面的遺址雖不如廣場區,但居高臨下,視野絕佳。如進競技場買票需要大排長龍,可先至巴拉丁諾山丘購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